1998年白宝山走下法庭含泪签完字后押刑场行刑过程中表情镇静

2022年10月11日 by 没有评论

“我想过了,法律这样判我,我服刑出来就去杀人,杀死那些受法律保护的人。如果法律判我20年,我出来杀成年人;如果法律判我无期,减刑后我出来年纪大了,我没有能力杀成年人,我就杀孩子,到幼儿园去杀,能杀多少杀多少,直到杀不动为止……”

1991年,在新疆石河子新安监狱服刑的白宝山心中满怀怨恨,八年前他因为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。在北京市第一监狱待了两年多,本来期待着早日出狱与妻女相聚,突然得知他的案子要重审。原来与他同案的一个狱友,为立功受奖减刑,检举了他所犯下的其他罪行。

第一次查出的罪行是,偷窃价值六百二十多元的财物,然而第二次检举出来的罪行却是盗窃、抢劫价值财物五千余元。并在作案过程中将一人打伤,导致其颅骨线形骨折、头皮裂伤,足足缝了九针。八十年代,一百元都是了不得的数字,他涉案的财产却高达五千多。何况还有伤人事件,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,因而两次合并执行的刑期为有期徒刑十四年。

从1983年3月8日至1997年3月7日,原本期待着的出狱,突然得知加刑十年。漫长的刑期让他心灰意冷,更让他崩溃的是,得知这个结果。新婚妻子觉得跟他过下去看不到未来,遂带着1982年生下的一对龙凤胎,离他而去。面对这样一个结果,他没有反思究竟为何会走到这一步,反倒是开始怨恨。怨恨同伙的无义,怨恨法庭的不公,怨恨妻子的无情……

于是他决定要报复,转去石河子新安监狱后,时间、管理相对比较宽松。他趁机学习武器知识,有时还趁管理不注意扣押跑进监狱领地的羊,要求牧民用弹药交换。并杀害了两名知道他行为,与他不合的狱友,尸体埋在准备好的坑内。犯人莫名消失,狱方虽然怀疑他,却因为没有找到尸体无法定罪。1996年3月7日,白宝山如期提前一年释放。

他称自己一开始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,无奈因为出狱后的种种不顺,不给办户口、做小生意受辱等等受了刺激才决定犯罪。但事实又真的是这样吗?显然并不是,白宝山回北京的时候,还特意带上了要挟牧民得来的三包步和五十发手。如果真想好好过日子,为什么要带着这些?明显就是为将来犯罪做准备,十几年的固执,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。

所谓的不公、无情只是他为自己恶行找的一个借口,1996年3月31日,出狱的第24天。白宝山在北京市石景山高井热电厂,用铁棍砸伤一名执勤的武警战士,抢走没有子弹的五六式半步枪一把。由此开始了他的疯狂犯罪之路,至1997年9月5日落网,他打死军警和无辜群众15人。伤者无数,抢走人民币140多万元,其手段之残忍、性质之恶劣全国罕见。

戏剧性的是这样一个无恶不作的悍匪,最后的落网,却是因为他心中为数不多的温情。1997年9月5日,石河子刑警大队给北京市公安局发了电报,通报白宝山与模拟画像中的犯罪嫌疑人之一相像。当晚19时,刑警大队与派出所民警四人前往白宝山母亲家,说的是户口批下来了。白宝山一下就意识到是来抓他的,马上决定拼死顽抗,准备进屋拿枪。

但在看到突然走出的母亲时愣住了,他不想当着年迈母亲的面,做那些罪恶的事。至此,罪大恶极的白宝山落网,其情妇谢宗芬随后被抓。他们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,经查,白宝山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抢劫罪,《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条: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第一百二十七条:盗窃、抢夺、弹药、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严重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第二百六十三条:以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

白宝山犯罪情节极其严重,作案手段特别残忍,社会影响十分恶劣。以他的罪行,足以判处几次死刑,最终不出意外的被判处死刑。最后陈辞时,面对公诉人的控诉,他不由哭着说:“我对无辜死亡的人说声对不起,希望以我为戒,不要做一个对社会有害的人…..”此时再说这些,未免有些晚了,被他残忍杀害的15条人命不可能再活过来。

死刑是刑罚体系中最为严厉的刑罚方法,一经执行,也就结束了犯人的生命。所以在死刑命令下达后,执行前夕,死刑犯有会见家属的申请权。其近亲属也有会见罪犯的申请权,当罪犯与亲属提出会见,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及时安排会见。但如果一方不愿意拒绝当面会见,也可以安排通话或取消申请,白宝山的妻女拒绝了当面见的申请。

只同意通话,所以他在人生的最后关头,并没能见到妻女最后一面。不过就算是听听声音,也让他泪流满面,不断的说着对不起。他确实对不起妻女,因为他的罪行,她们今后的生活可能都会受影响。不过这一切,白宝山没法再知道了,1998年4月白宝山被执行死刑。据说,他被枪毙前,表情十分镇静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