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高考季:1998年的那次高考改变了我的一生

2022年10月12日 by 没有评论

儿子上高三,上周开学了,疫情期间毕业班提前开学备战高考,这使我不由地想起我当年高考的情形,1998年,因为那一年我坐在高考的考场里。

那一年满大街都是王菲、那英的《相约一九九八》和任贤齐的《心太软》,坐在教室里准备高考的日子里,这些音乐成了减轻压力最好的方式。

临近高考前一个月,就开始忙着填报志愿。1998年的高考还是先填报志愿然后考试,然后出成绩,最后等录取通知书。

现在想想这种流程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,也非常考验一个人的魄力。有很多非常拔尖的学生都不敢往高了报,以至于我们学校多年来从没出过清北之类的学生。

记得填报的名册有厚厚一本,有些学校听说也没听说过,班主任细数着历年来学校的谁谁考上了哪所大学,当年是多少分考上的,给我们作为参考。

98年的那届考生压力非常大,因为正赶上了新老教材交替,当年考不上的话你没法复读,教材都改了,你还复读啥?所以说只有一次机会,每个人都很珍惜。

在这个时候,学习好的学生会被班主任频繁叫到办公室,几个老师坐在一起研究给他填报志愿,因为毕竟每年上本科线的就二十来个人,老师们也非常紧张,当年上线数也是学校的门面。

一些老师觉得没有希望的学生,这时候就放任自流了,志愿书给你,你爱报哪里报哪里。

高考前的最后时间相对来说比较放松,那个时候电子设备还不普及,大多数都忙着去照相馆照合影和填写同学录。至今还记得那些老掉牙的“金句”,比如“珍惜美好时光”“友谊地久天长”“苟富贵勿相忘”等等。

高考的前几天,老师会把准考证发到每个学生手里,然后学生拿着准考证去看考场。

当年的高考是在7月,七月流火成了高考季的线年的那个夏天特别热,我记得非常清楚,那时候教室里还没有空调,好像连电风扇都没开,考场里弥漫着风油精和花露水的味道。

我所在的考场是离我家不远的一所小学,那时候高考也不像现在这样全社会都兴师动众,高考当天,并没有周边封锁,也没有特别显眼的交警和警察在维持秩序,只是学校门口多了些家长在等候。

那个时候监考相对宽松,因为不用担心带进去手机啥的,因为那时候根本就没有手机,电子产品也仅限于手表,考生们有的会戴手表,但是大多数考生不戴手表。监考老师会在考试快结束的时候提醒一下。

高考的三天紧张而又刺激,每天都内容满满,那时候没有文综和理综,每科都单独考试,数语外三门主科和生化物三门副科,足足考满6场单科考试。

高考完就作鸟兽散了,我们班很多人,那次分别之后就再没有见过面,偶尔打次电话还得回忆半天对方的模样。

记得我的高中时代,谈恋爱的并不多,因为很多谈恋爱的学生学习不好,都没考上高中,那时的学生远没有现在这么善于表达,很多都是通过递纸条的方式互诉衷肠,有很多学生直到毕业都没敢对心仪的女孩说过一句话,也许这也是一生的遗憾吧。

高考完之后那年长江发大水,电视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抗洪救灾的报道,我们就在家静静地等着出分数,等着收录取通知书。

分数出来的那一刻,几家欢喜几家愁,有很多比我学习好很多的同学当年高考失利了,我当年挺幸运的,考上了我心仪的学校,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
1998年,高中生涯就这么结束了,作为学生最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学习生涯也结束了。

转眼20多年了,现在高考已经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,但仍是人生中的一个里程碑,如今看着正在备考的儿子,我由衷地感慨自己的青葱岁月,人生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未来的方向,只要走,前方就有路,路还远,且行且珍惜吧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